如果您觉得邪恶gif动态图还不错,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把邪恶gif动态图介绍给你们的朋友,谢谢!(*^__^*) 嘻嘻……
邪恶gif动态图,在和谐世界捡肥皂txt,邪恶初音未来h吧
观看记录

女人要过好日子

女人要过好日子

主演:
状态:
第36集全
类型:
国产剧
导演:
李文龙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时间:
2013

女人要过好日子》全集简介:

受经济危机的影响,秦楚楚跟丈夫白连栋双双下岗。迫于生活压力,楚楚在好友何婵娟的指引下,做起了保险。从此在保险行业历尽了艰辛,使得这个冷傲清高的女子完成了从单纯到受到诱惑再到回归原点的职场精英蜕变。在秦楚楚身边还有何婵娟、宁嫂等女性人物。各种难题并没有打败她们,反而使她们更坚强面对生活。她们通过自己的奋斗,也最终完成了目标。秦楚楚最后跟丈夫破镜重圆,安分地过起了小日子。何婵娟与丈夫把饭店搞得红红火火。而宁嫂将儿子培养成了名牌大学生。本剧展现了当代女性在家庭、婚姻、事业、爱情、友情各种困难面前的坚韧精神。第1集

  2008年下半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秦楚楚所在的玩具出口公司也受到波及。这天上班,又有几名同事被辞退,打包走人。公司里人人自危。  公司老板准备将一些囤货转成内销,要秦楚楚开车去郊区的工厂拿样品。秦楚楚跟往常一样,在QQ拼车群里面找需要顺路拼车的网友,约好往返时间,收取拼车费一百块钱。  绕城高速路上,秦楚楚向网友(一对年轻夫妻)诉苦:儿子不弃该上幼儿园了,她求爷爷告奶奶弄到了一个能直升重点小学的幼儿园名额,一次要交3万赞助费。3万啊,那是家里的全部积蓄。全家人已经在勒紧裤腰过日子了,谁料到又遇上金融危机,万一自己没了工作,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秦楚楚越说越焦虑,一分心车子冲出了护栏,滚下斜坡。秦楚楚只是颈[剧情]部扭伤,年轻夫妻一个摔断了腿,一个重伤昏迷,车也面目全非。  地平线保险公司接到了报案电话。秦楚楚公司是通过何婵娟上的车险。何婵娟这时候出国去度假了。理赔部经理张耀辉带着录音笔直奔医院,不表自己是保险公司的人,了解并录下了秦楚楚私用公车的情况,宣布拒赔。车损和伤者的医药费5万块一并算在了秦楚楚头上。这就意味着不但要把儿子上幼儿园的赞助费搭进去,还要举债2万。  何婵娟的电话打不通,秦楚楚一时间手足无措。白母直埋怨儿媳妇是丧门星。白连栋让楚楚放宽心,自己一定把2万块借到手,先解决燃眉之急,大不了儿子就不上幼儿园了,先由白母自己带。楚楚不甘心,到地平线公司理论,没想到事先充分准备的说辞,被气势汹汹的张耀辉三言两语就驳倒了,楚楚气得直掉泪。  公司催着修车,医院催着缴费,秦楚楚眼见着存款一笔笔迅速流走,白连栋又迟迟借不到钱,这日子过得只剩下绝望。  何婵娟一下飞机就收到了楚楚的求救短信,她拍胸脯让楚楚放心,一定把理赔金给要来。何婵娟马不停蹄赶到公司,跟张耀辉大吵,两人僵持不下,总经理王曾出来抹稀泥。“王美人”笑脸迎人,绵里藏针,先是摆证据讲道理,又哭诉公司经营之艰难,言下之意就是不肯掏钱。何婵娟当即拍桌子要辞职,王曾连忙又许诺给何婵娟升职加薪,何婵娟头也不回的走了。  何婵娟回到家让丈夫乌有文跟他的一众“伯父兄弟”们打招呼。原来何婵娟公公是烟草局局长,很多公司专门送来大额业务,把何婵娟跟老佛爷似的供着。第二天地平线公司来了很多客户,纷纷要求办理退保手续,而何婵娟的办公桌上则放着一纸辞呈。王曾这才领教了何婵娟和秦楚楚有多“铁”,屈服让步,批了3万的理赔金,并表示这是自己最后的底线。何婵娟仗义的要自己掏剩下的2万给楚楚,楚楚说什么也不肯要。  何婵娟带秦楚楚去高档餐厅吃饭给她压惊。何婵娟心直口快的数落起了白连栋,男人不能担事只会毁了女人。秦楚楚在何婵娟面前沉默寡言,但也会冷不丁捍卫一下自己的老公,暗示何婵娟老公乌有文是靠老子吃饭,没什么了不起。何婵娟反击说在她眼里男人只分两种:有钱的和没钱的。  秦楚楚开着修好的车回到公司,公司宣布她被开除了。秦楚楚要辞退赔偿金,老板说因为车祸给公司带来的误工损失,秦楚楚不赔偿公司就不错了。楚楚想到儿子幼儿园的赞助费还差2万的缺口,一时情急,平时柔弱的她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抢了老板的笔记本电脑飞奔而逃。  秦楚楚回到家,想起何婵娟数落白连栋的话,恼恨的逼白连栋想办法跟他公司借2万块,凑齐赞助费。第二天楚楚坚持要跟白连栋一起去公司找他们老总,怕丈夫要面子开不了口。结果两人到了公司楼下,白连栋突然一拍脑袋说才想起来老总出差去了。楚楚顿生疑窦。第二天楚楚跟踪白连栋,发现他竟然在外流连。原来白连栋已经下岗三个月了,一直没找到工作,前两个月拿回家的都是赔偿金。楚楚大怒,当街跟白连栋吵了起来。白连栋面子薄,甩下楚楚离开。  晚上,白连栋迟迟没有回家,电话也不接。楚楚后悔自己话说重了,出去找白连栋,发现他就坐在楼门口,手里握着一张彩票。原来白连栋绝望之下,拿着兜里仅剩的五块钱去买了刮刮乐彩票,结果什么都没中。楚楚悲从中来,抱着白连栋失声痛哭。第2集

  幼儿园催交赞助费。白连栋无奈之下悄悄问白母借2万块。对于一个农村婆婆,这简直是天文数字。白母坚决不同意花这个冤枉钱,认为是楚楚虚荣,两口子都失业了,就更该量入为出,白连栋还没读过幼儿园呢,一样不考上大学了吗。楚楚被说急了,跟白母激烈辩驳起来,婆媳闹得很僵。私底下,楚楚反而怪白连栋不应该跟白母开这个口,老人口袋里就那点钱,你要掏出来,不是要她命吗。  楚楚思来想去,决定放下面子,找何婵娟借钱,不料何婵娟的电话停机了。  半夜,楼道里有响动,白连栋和楚楚出去看,竟然是何婵娟和乌有文带着女儿搬到了何婵娟原来住的那间旧屋,房间被高档家具塞的满满当当。原来乌有文的爸爸贪污犯事进去了。何婵娟赶在冻结个人资产前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搬了过来。落难的何婵娟,依旧精神爽利,强撑着不让闺蜜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秦楚楚了解何婵娟,也不多问,从家里拿来干净的床单被褥,让他们夫妻睡个安稳觉。楚楚叮嘱白连栋,对何婵娟要少问少表同情,最好的安慰就是不要安慰,留给他们空间去处理问题。  何婵娟落难,地平线公司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业务经理的名号被撤销,薪资待遇降到了普通业务员级别,换到最大的公用办公室,跟其他几个业务员共用一个办公桌跟电话。由于平日她少奶奶的脾性在公司横行惯了,许多人是对她敢怒不敢言,如今没了靠山,同事们都开始明里暗里讥讽她。何婵娟的客户来办理赔,记仇的张耀辉趁机拒赔为难何婵娟,何婵娟郁积的愤怒顷刻爆发,在办公室跟张耀辉狠狠地扭打在一起,抓破了张的脸。  白母向楚楚要生活费,楚楚除了存折上的1万块再也拿不出钱来了。楚楚舍不得动这笔钱,白母也不愿拿出自己的积蓄补贴家用,怒斥儿女无用,都三十好几了还啃老!楚楚自知理亏,只有听骂的份儿,心里对送儿子上幼儿园的事有所动摇。  这天楚楚出门找工作。宁嫂从后面叫住了她,略带羞涩的问她要不要擦皮鞋。原来宁嫂也受到了金融危机冲击,她之前在一家单位车库做保洁,结果被主管下岗的亲戚给顶了。宁嫂再去招聘保洁员,发现都要35岁以下的。楚楚无论如何都要帮一帮比自己更困难的宁嫂,坐下来让她擦鞋。宁嫂刚挤好鞋油,突然瞥见了什么,惊得拉着楚楚就跑。两人躲到巷子里,宁嫂告诉楚楚,她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在给人擦鞋,伤了他的自尊,现在宁童可是市重点高中的高材生,进了这个高中的基本都能上本科一线,而且每年都有考上清华北大的。宁嫂说起孩子来神采奕奕,像换了个人,充满了自信跟骄傲,还说再苦也要把宁童上大学的费用给挣出来。  楚楚受宁嫂的影响,下定决心,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楚楚一连数天去幼儿园说情,声泪俱下,幼儿园终于同意先让不弃入园,剩下的2万一个月内补齐。时间紧迫,夫妻俩必须尽快打工把钱挣出来。  楚楚在一家餐馆当起了服务员,趁休息的间隙浏览各种招聘信息,找合适的工作。楚楚发现文化馆正在招聘美术教师,她异常激动的把白连栋的习作装订成精美的画册,还用心帮他准备了简历。当楚楚满怀信心带白连栋去文化馆的时候,发现去应聘的都是正规美术院校的硕士生,最后白连栋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第一轮就被筛出局。白连栋责怪妻子干涉太多,表示自己的事不需要她操心。  白连栋找了三个月工作一无所获,意志消沉。宁嫂其实看的明白,一边拉他坐下擦鞋,一边劝导他,不管什么工作先干起来再说,要是白天做怕丢人,可以深夜跟她一起去医院帮票贩子排队买挂号。穷怕了的白连栋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只要能赚钱就行。  白连栋骗秦楚楚说找了个咨询公司夜间客服的工作,每天凌晨2点出门,早上7点回家。楚楚有一次发现白连栋的背包里塞着铺盖卷,生疑,跟踪他,结果看到丈夫、宁嫂还有一帮民工在医院打地铺排号,丈夫手里还捧着一本《梵高传》。楚楚心酸又愤怒,冲上去痛斥白连栋怎么可以做这样下等的事,宁嫂上前劝说这样一个晚上能挣100,楚楚情急之下大吼他跟你们能一样吗?楚楚要拉白连栋回家,白连栋执意不肯。楚楚气地哭着跑出医院,这时警察来抓票贩子,白连栋宁嫂都被带进了派出所。交了罚金从派出所出来,夫妻俩一路沉默着走回家,楚楚第一次对婚姻跟未来充满了迷茫和无助。第3集

  楚楚在餐馆偶遇初恋凌羽。自己身为服务员,楚楚刚开始很尴尬,当她了解到凌羽也是失业在做兼职,立即没有了距离感。两人开始聊天,说起了一些老同学的趣闻轶事,很快又熟络起来,没有了重逢的隔阂。  其实凌羽已经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他来这里一是因为这家的酒酿汤圆有小时候妈妈做的味道,更重要的一点是这是能拖延回家时间的一个安全办法,在吃汤圆的期间他可以整理回家应付妻子杨露的思路和办法,删除一切女性的电话跟短信。  凌羽每天晚上都会来吃酒酿汤圆,跟楚楚聊天。渐渐地,秦楚楚说了自己工作生活的不如意,凌羽悉心地开导着楚楚,心里有一些心疼楚楚。苦闷有人倾听之后,楚楚不再那么疲惫,每天都会习惯地等待凌羽出现。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凌羽的秘密。当楚楚看到凌羽坐上有专职司机的奔驰时,一种强烈的屈辱感翻涌上心头,发誓再也不要见到凌羽,当晚就从餐馆辞职了。  楚楚回到家,看见丈夫躺在床上睡大觉,比照凌羽的风光无限,楚楚对白连栋大发脾气,上前掀掉被子,斥责白连栋自暴自弃,没有上进心,对不住她的期望。白连栋也有怨言,失业小半年了,体面的工作他找不到,想卖苦力挣点钱楚楚又不允许,妻子的对他的要求让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绝望的氛围笼罩着这个家。  凌羽去餐馆了好几次,没有见到秦楚楚,问了餐馆老板才得知她已经辞职不干了,凌羽很是失落。  令地平线公司全体员工大跌眼镜的是,公司每月业绩排行,何婵娟竟然名列前茅。原来见过世面的何婵娟并没有气馁,觉得保险是来钱最快的。她每天清早就穿着一身名牌,如贵妇般,轻松骗过保安,进入多个高档社区。进去她就找早锻炼区的老头老太们,哄得老人家团团转,纷纷买她的寿险,还热情为她介绍业务。晚上,何婵娟就去顶级夜总会,以帮正在夜总会做妈咪的老乡为名,跟许多有钱有权的客人慢慢混熟,在陪他们饮酒唱歌的同时,她一只耳朵却听探着客户闲聊中的各种商业秘密,有贪污的,贿赂的,或者秘密合谋的,用录音笔录了下来。何婵娟将一些有利的把柄稳握在手,不留痕迹向客户透露,客户只有乖乖在早就准备好的合同上签字。签完何婵娟又将对客户有利的消息放给对方,令客户对她一半害怕一半感激。  何婵娟又恢复了春风得意的姿态,还拉楚楚跟她一起做保险。楚楚拒绝了,楚楚在心底里觉得做保险低三下四,太丢面子。何婵娟又吹嘘乌有文靠以前的关系混得也不错。不料当晚白连栋就发现乌有文躲在筒子楼的男厕里睡觉。原来何婵娟逼着乌有文去找以前那些朋友先混口饭吃,找不到工作不给进家门。乌有文向白连栋哭诉,这年头的人都太势利,一看他家落难,唯恐避之不及,而老婆也一点不体谅自己,见到他就开骂。比照乌有文,白连栋感慨楚楚对自己宽容,跟楚楚表决心,一定要努力赚钱。小两口紧紧的依偎在一起,心里暂时将近期的别扭拨开了。  白连栋看到有美院学生背着画板去咖啡厅替人画像,他也决定效仿,并准备了画笔跟纸。  秦楚楚又在超市找了一份护肤品促销的工作。眼见快一个月了,2万赞助费还是没着落。楚楚省吃俭用,连个9块9的护手霜都舍不得买。超市另一个促销员悄悄把最后一个赠品护手霜送给楚楚。不料顾客因为没有赠品较劲找来了主管。主管责骂那个促销员。楚楚不忍心,说是自己求她要的。主管刻薄的羞辱了楚楚。  楚楚心情郁闷的买菜回家,在楼底下碰到婆婆。婆婆嫌她买的菜太贵,当着邻居的面数落她穿得那么漂亮,菜贩子当然漫天要价,她就不是过日子的料。楚楚跟婆婆争执了几句,弄得很不愉快,结果一回到家,楚楚一看见白连栋新买的绘画工具,火腾的就蹿了上来。楚楚怒骂白连栋,自己恨不能一分钱掰两半花,买个菜还要挨婆婆骂,白连栋却买这些无用的东西浪费钱!委屈郁闷的白连栋也生气地摔烂了画板,说要是觉得委屈,楚楚随时可以走。楚楚大怒,离婚两个字脱口而出,摔门离去。  楚楚在街上徘徊,为钱发愁,又恨丈夫不争,她经过原来当服务员的餐馆,竟发现凌羽独自在喝闷酒。  凌羽竭力挽留楚楚,楚楚发现凌羽很不开心,于是留下来陪他喝了两杯。凌羽委婉的向楚楚倾诉自己的苦恼,原来由于理念的冲突,凌羽激进的商业战略受到岳父的重重阻挫。楚楚一边倾听,一边想着家里的烦心事,索性喝醉了,而凌羽却还在一边阐述他的商业理想。已经积郁了很久的楚楚趁着醉意发怒了,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心理:凌羽,我们以前是同学,但现在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差距太远了。你是有钱人,我是穷人,你坐奔驰,整天想的都是你宏伟的商业蓝图,而我整天在为儿子的两万块幼儿园赞助费揪心、挣扎,我们的烦恼不是一个层面,我没心情听你说这些。你的存在只是提醒我的失败。所以我不想你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凌羽一边向楚楚道歉,一边暗中让司机取来两万块钱拿给楚楚,不料楚楚更加愤怒:我只是当你.....

请留下对《女人要过好日子》的影评: